首页

搜索繁体

第四章 大一帮

    就在刀尖即将划到花尘风的衣领的时候,花尘风原地转身绕过刀锋,一掌在黄衣人的肩头轻轻一拍。

    黄衣人一刀不中,回身,反手一刀砍向花尘风伸过来的手臂。他的刀是快,但花尘风的身法更快,一个雁行退后两步,刚刚好又躲过了他的刀。黄衣人飞身而起,只见刀光从上而下劈来,花尘风动也没动,只听当当扑通一下,再看黄衣人摔倒在地,没有人看到花尘风是何时出刀的,而如今他的刀却指在黄衣人的胸前。

    “好刀法正在众人惊叹之时,一人大喊了一声。众人循声望去,纷纷施礼,并让开了一条路来。只见人群中走出一人,面容俊美,气度不凡。

    “阁下真是好刀法。想在江湖中必定有也有一号。恕在下眼拙。不吝赐教。”这个人走近施礼道。

    花尘风看周围人对此人的态度,自然明白此人绝对不是平常的人。他刚想回答,却听见人群中有一人大喊,“花大哥!”说话间,一名黑衣少年从人群中飞奔而来,来到近前倒头就拜。

    “十七!”花尘风急忙把这人搀了起来,原来这正是燕十七。燕十七在花尘风互送下离开洛阳来到苏州后,已经加入了一帮。

    燕十七站起来对旁边那个年轻人的。“文堂主,这就是我大哥花尘风。”

    那人上上下下打量了花尘风一眼,点点头。“原来你就是当初洛阳一战里那个少年久仰久仰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当,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花大哥这位是一帮一堂堂主文一剑,也是苏老爷子的乘龙快婿,苏大小姐的相公。”

    “哦,虽未见面,早有耳闻。”一帮是由苏州苏擎天所掌管的九浮宫整和而来?而苏擎天苏老爷子膝下五子,只有一个宝贝女儿嫁给了他收养的义子为妻,而且就是眼前此人了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是文兄,多有施礼,还请见谅!”花尘风拱手还礼。

    “哪有,十七天天念叨说花兄怎么还没有来,我们这也一直都盼望着呢,如今花兄可算来了,我这颗悬着的心可就放下了。”说着转身对一边的黄衣少年说,“小五啊,你输给花大侠一点不冤,三招?三招还是他让你呢。”

    谁没有听过花尘风的大名?洛阳一战,云州一战,早就名誉江湖了。黄衣少年脸一红,“不知是花大侠,真是惭愧。”

    ”哪里?”花尘风笑笑,“是我唐突了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自家兄弟,无需客气,他敢与花兄过招,也够他吹一阵了。”文一剑笑道,众人也跟着哄堂大笑。

    “花兄,自从十七来后,家父就天天让我们在这里迎候你,你要是再不来,我这就得去洛阳找你了。”

    花尘风笑笑,“有点私事,耽搁了些日子哦。”

    文一剑笑着点点头,不由把目光落在了花尘风身后。花尘风稍一侧身,让出了叶小开,道,“这是花某未过门的媳妇小叶。”

    “叶小开听他这样讲也只得上前施礼,却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燕十七看看他一愣:“花大哥,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以后喊嫂子!”花尘风对燕十七道。

    “不不不,还是喊我小叶吧。”叶小开脸羞得通红。

    燕十七白了她一眼,却没有敢说一句话,自是退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文一剑急忙施礼:“小叶姑娘,欢迎欢迎!”说着向众人喊道,“大家都散了吧!花尘风来到我们苏州,也是我们一帮的大喜事,今晚请兄弟们一起喝酒,给花兄接风洗尘。”

    “团结一心,万法归一!”

    在文一剑的带领下,一行人直奔一帮的聚义厅。此时早有人报给了苏擎天,因此还没等他们进入一帮聚义厅,就见苏擎天远远地迎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花大哥!”只见一名蓝衣少年背挎着盘龙烈焰弓,远远看见花尘风的影子,飞一样的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明儿!”花尘风心中一沉,一股酸楚溢于言表。

    “花大哥!”洛明尘风跪在花晨面前抱着花尘风的大腿放声大哭。

    “明儿快起来,”花尘风擦了一把眼泪,把洛明儿扶了起来。今日相聚,就如同劫后重生,似乎洛阳一战就是昨天的事,而那个人却永远不在了。

    “都过去了,君子报仇,十年不晚,洛城主住的仇,是天下人的仇。”

    花尘风抬头一看,是一名老者,头发花白,一缕长髯飘于胸前,却目目光炯炯有神,气宇轩昂。

    “想必您就是名满江湖号称,九宫安天下,双剑定乾坤的苏擎天苏老爷子吗。?”

    “不敢当,正是老朽。”

    “失敬失敬,”花尘风欲倒身施礼,却被苏擎天一把用内功拖住了。“花大侠无需多礼,老朽可担当不起。”花尘风的确年轻,这礼按说苏擎天是受得的,但是花尘风一是花尘风此时成名已久又是帮会欢迎拉拢之人,二来他还是洛城西的义弟因此又算不上是晚辈。故苏擎天把他拖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苏老爷子洒满江湖,世人皆知,花某人倾慕已久。”花尘风再次拱手施礼

    “花大侠过誉了,老朽代表一帮,欢迎花大侠,请!”苏擎天说着,拉着花尘风的手,二人相携走进一帮大厅。

    苏州是一个富裕的地方,苏家更有的是钱。一帮大厅建筑的那叫一个富丽堂皇。进入大厅,分宾主落座,苏擎天却并未坐主席,而是与花尘风一起做与侧席。

    “花大侠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敢,叫我尘风即可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既然不是外人,那我就喊你尘风。我们一神帮主因在闭关练功,不能相迎,今天由我全权代表,还请你不要见怪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”花尘风笑笑:“有老苏老爷子!”

    这时堂下也聚满了人,男男女女,黑压压一片,这阵势也算是给足了花尘风面子。苏擎天看看下面笑笑:“一帮的兄弟们,想必对于花大侠各位都有所耳闻,如今他也加入我们一帮了,是我们一帮之幸,以后对花大侠就如对待老夫一样,多亲多近,马首是瞻,若有轻视轻慢着,我定饶不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爹!”这时一个女子走了过来,只见她身穿韵花流紫衣,背上背着一把双剑,腰间系着流苏的丝绦,一对锦鲤垂在一边。既蕴含着几分柔美,又流露着一股霸气。

    “烟儿!”苏擎天点点头。“就由你给尘风介绍一下兄弟们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苏云烟走过来指了一下文一剑,洛明儿,燕十七道:“这几个人你都认识了,我就不说了。”又指了指旁边的一个妖娆妩媚的女孩道,“这是我师妹夭小月,她可是我们一帮最美的姑娘。”

    “师姐。”夭小月娇艳的一笑,瞟了花尘风一眼,施礼道:“花大哥。”

    “小月姑娘,”花尘风笑笑,却连眼皮都没有抬。

    苏云烟指了指夭小月身边的少年的,“这是我的师弟玉辞。”

    “花大哥!”玉辞施礼。

    “有礼了。”花尘风还礼道。

    苏如烟又指了指后面一个安安静静的女子道:“秦管家出去办事了,这是她的女儿秦知知,也是我们帮的大美女哦。”

    那个女孩羞涩的笑着低下头施礼。

    花尘风看着这个害羞的女孩笑笑还礼。暗道:好一个温柔腼腆的女孩子。

    苏云烟然后又指了一下几个一帮的小头目一一介绍一番后道:“花兄,还有几个弟兄在为帮主守关,以后你就见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苏姑娘。”

    苏云烟看了看花尘风身后的叶小开,“想必这就是叶姑娘。叶小开一向自由惯了,也从未见过这个阵势,躲在花尘风一侧,恨不得把自己变成一个透明人。

    “是的,这是花某未过门的媳妇小叶,还请各位妹妹多照顾。”花尘风拉着叶小开的手笑笑,很大方的介绍道。

    苏云烟笑着点点头,“不如小叶姑娘过来和我们一起做也好,多多熟悉我们这里热闹呀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花尘风看了看有些手足无措的叶小开,叶小开紧张的不由揪起了他的袖子。

    “哎呀,花大哥,还怕我们欺负你媳妇儿吗?这么舍不得?”苏云烟笑着说的,“我们就一起坐坐,一会儿再把媳妇还给你不成?”说着,一把把叶小开揽了过来。

    众人也跟着哄堂大笑,叶小开脸色通红,低头不语。花尘风也笑了:“哪里。”说着转头轻声的对叶小开说,“那你就去吧,多聊聊天就熟悉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嘛,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,听他们一帮男人聊的都没有意思,不如我们在一起开心。”说着,苏云烟轻轻拉起叶小开的手,叶小开无奈的跟着苏云烟去了女孩子的宴席。